【翻译】The Rise of a Dark Lord 黑魔王的崛起 【试翻译片段3(试翻译完)】

The Rise of a Dark Lord

By LittleMiss Xanda


接上篇   1  , 2

————————————————————————————————————————

(此段节选自  第十四章 Charon (冥王星卫星一,冥府渡神之名))




 Harry赖在他的床上。

他到家了,他想要好好地懒散度过他假期的最后几天。无论他多么想要学习,他喜欢这些他能无所事事的时光。这些对于年轻的他来说在孤儿院十分珍贵的时光。

因而他十分珍惜它们。

 

不幸的是,他这一小段平静的时光不会永远持续下去。窗外一阵持续的拍打声催促他起来,他一边抱怨着他需求过度、保护欲旺盛的Court成员们,一边打开窗户。但是那并不是来自一位Court成员的猫头鹰,取而代之的是一只乌鸦飞了进来,停在他的桌子上。

 

Harry看着这只动物一会儿,直到那只鸟儿的叫声将他从沉思中唤醒。

 

“你好呀,小美人(emm我不知道该怎么叫)。”Harry低语道,目不转睛的看着它走近它。他真的是非常漂亮;羽毛是午夜一般的黑色,但Harry能看出一些是几乎是黑色的深蓝色羽毛,与剩余下混合相接在一起。它的眼睛是血红色的,Harry知道它一定不是一只普通的乌鸦。它有魔力,

“你带了什么来?”

他问道,那鸟儿抬起它的腿,展示系在上面的信。

 

Harry取下它,轻抚鸟儿胸前的羽毛。当鸟儿完成任务之后,他轻扇翅膀落在Harry的肩头。Harry好奇的看着他打开了信。

 

“我亲爱的小国王,

我必须承认这些天以来,我比我原本认为的更加想念你。我的好奇和兴趣与日俱增,并且我不认为它们很快会得到满足。

你的理论,你的想法,你的信仰激起了我的兴趣,它们是如此冷人着迷。当我被奉承者包围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不止一次的渴望待在帐篷里和你交流。

这种状况对我而言令人沮丧的难以置信。

然而,无论以什么方式,我都会得到我想要的。既然我现在无法得到你的实际存在,我只能以现在这种交流方式来满足我自己。

告诉我,Harry,你将如何让那些纯血统至上主义者接受麻瓜种?你对于麻瓜们有什么想法?你未来又有什么计划呢?

这些只是我想问你的问题中的少数几个。

我想我必须提醒你,在得到我每一个问题的答案之前我都不会满足,无论那需要多久时间。

另一个无关的事是这只为你送信的乌鸦。我本想送你一只猫头鹰,但是像你这样如此独特,猫头鹰或许太过普通了。将这只乌鸦当做是迟到的生日礼物吧。

望你能很快回信。

 

你的,

Tomas Nacht”

 

Harry又一次心不在焉的抚摸那只乌鸦。

Tomas Nacht。Harry不想承认,当他看到是谁来信的时候,他的心跳加快了许多。他发现那男人如此迷人。他才智过人、魅力无边(我想翻成风情万种_(:з)∠)_),还有他的魔力!即使那是在他完全的控制下,它依旧是如此撩人。

Harry很确信,如果他是食死徒的话,他一定是核心成员之一。他很怀疑,Voldemort是否会让像Tomas Nacht那样的人成为除了核心成员以外的存在。如此深厚的魔力、如此过人的才智不该被浪费在其他地方。

 

还有另外一件事同样令他着迷。他首先得承认他对Voldemort有一点点迷恋……也许Tomas Nacht是得到关于黑魔王的信息最简单的方式。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Voldemort着迷,但他不会对自己说谎。他想要知道关于Voldemort的一切。所有的一切。

 

那只乌鸦又叫了起来,Harry看向他。

 

“看起来你要和我待在一起了,”

Harry说着轻抚他的羽毛,

“你需要一个名字。Charon怎么样?”

 

鸟儿轻咬了一下他的耳朵,Harry把它当做是一个肯定的回答,

“好了Charon,我去给你找些吃的,在你休息一会儿之后,我需要你帮我送封信,好吗?”

 

Charon轻唤一声,拍了拍翅膀。Harry笑着走进厨房。既然已经起床了,他自己也需要吃点东西。

 

“Harry,你肩膀上有一只乌鸦。”

Sirius在他一进入厨房时就说到。

这个时候天狼星和卢平已经和小哈一起住在布莱克的房子里了。

“我注意到了。”

Harry回答。

“我想Sirius的意思是,为什么会有只乌鸦在你肩头,以及它从何而来?”

 

Harry保持着笑容。Remus是唯一一个能一直了解Sirius在想什么的人。

 

最初他想Sirius和Remus是在一起的(也就是他俩是一对),但在持续两周看到他们没有超出过兄弟之间的行为之后,Harry想他猜错了。但是有些时候,他俩之间表现出的温柔和亲密让Harry可以发誓他们俩是恋人。但既然Sirius和Remus都没有承认或者否认,Harry决定忽视这个问题。说实话,无论他们俩的关系是怎样的,都不会影响到他,而且这也不是他关心的。

迟早他会知道答案,但现在不用考虑这个。

 

“你还记得Tomas Nacht吗?”

他问,从冷藏柜里取了几条培根喂给Charon。当看到他俩都点头时,他继续说,

“这是他送给我的迟到的生日礼物。他叫Charon。他很漂亮不是吗?”

Harry问道,再次轻抚鸟儿的羽毛。

他没注意到Sirius和Remus交换了一下眼神,当他吃完饭后他就回到了房间。他有封信需要写。

 

 

 

Tom轻轻叹息。他最后一件要做的是听另一个毫无意义的下属汇报另一件毫无意义的事。作为一个黑魔王要处理的文书工作远比他当初所料想的要多,而他甚至不能折磨一些可怜的灵魂来舒缓他的压力。这真是折磨。他甚至不能突袭一些麻瓜城镇。

为什么他决定要保持低调?

他可以在外面四处散播恐惧和恐慌,但是不,他决定了最好谁也不知道他东山再起了。

他停止了自己的抱怨,这不是应该在他的追随者面前做的事。

 

一声乌鸦的鸣叫引起了他的注意。当所有人注意到他们的君王眼中充满了兴致的时候,他们安静了下来。

 

那只乌鸦停在他王座的扶手上,抬起他绑着信的脚。

他忽略了来自追随者们的好奇目光,取下信,打开了它。

 

“亲爱的Nacht先生,

首先我想感谢您慷慨的礼物。我叫他Charon,他很漂亮,我承认我非常喜欢他,即使他只和我相处了非常短的时间。

非常诚实地来讲,我并不理解您对我的兴趣。毕竟无论我怎样聪明,我仍旧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我很怀疑像您这样的先生应该可以找到更为有趣的交流对象。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不喜欢您的陪伴,相反,我非常喜欢,真的。我很享受能和除了Court成员以外的人自由的交谈。总是戴着面具是十分令人厌烦的,那些能不用戴的时候将会是一个恩赐。

关于你的问题,我恐怕那些答案将平淡无奇。我相信那会有些令人失望。

我没有做任何事来让别人相信什么。我知道我的Court的有些成员来自那些相信血统高于一切的家族。我猜想当他们观察了一些事情并和我聊过之后,他们改变了自己的想法。除了和他们聊天之外我什么也没有做。我依旧是我一直以来的样子。

除此之外,他们中大多数关于第一代巫师和女巫的问题并不是因为血统,而是关于他们对于我们传统的无知。自我向他们解释为什么他们对这些传统无知之后,他们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我发自内心的为我的Court感到自豪。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放下自己从小到大的意识形态的。现在对于他们唯一重要的就是魔力。没有别的了……哦,当然还有我。

麻瓜……麻瓜。我讨厌麻瓜。我很乐意看到他们每一个人的死亡,最好是我亲手所为。但是,从现实出发,要杀掉世界上的每一个麻瓜是几乎不可能的。所以如果能停止所有和他们的互动我会非常乐意。

关于我的未来……这没有太多可以说的。事实是,我没有什么伟大的计划。但是如果你问我的Court的话,他们会十分确信的告诉你,我将会是下一个黑暗君主。我试图告诉他们我并不想成为黑魔王。坦诚地说,我甚至不知道成为黑魔王意味着什么。世上有许许多多的黑巫师,为什么成为黑魔王的却屈指可数?为什么他们只在有时突然出现?

他们是怎么会成为黑魔王的?难道他们某天醒来然后想:我是一位黑暗君主。然后我们就有了一位可以恐吓大众的黑魔王了?

我很抱歉我有些离题了。就像我所说的,我对此没有任何计划。魔法部确实有许多令我不满意的事,就像在Hogwarts和魔法世界一样有很多我不开心的事。但是当下我并没有任何办法来改变它们。所以现在确实没有多少我能做的。当我有足够手段来实施我的安排时,我会做我所能做的。

你又如何呢?Tomas Nacht到底是谁?你又信仰什么?你在哪儿工作?你的野心和梦想又是什么?

 

你的,

Harry Potter”

 

Tom看着他手中的信好一会儿。他有点惊讶Harry回答了他的问题。他本以为Harry会在这上面暧昧不清。并不是所有的回答都很直接明了,但至少它们告诉了他Harry是怎么想的。

 

那只乌鸦叫了一声,Tom暗暗地笑起来。

Charon,真是个合适的名字。他忍不住想Harry到底会让Charon引渡多少亡灵穿过冥河。

 

Harry关于麻瓜的观点并没有令他惊讶,但关于黑魔王的事有点出于他的意料。他知道Harry有潜力成为以为黑暗君主,但并不是所有黑巫师都能成为了黑魔王是有原因的。他想知道Harry是否找到了原因所在。他在自己五年级的时候找到了答案。但是他当时没有Harry所拥有的资源。

一年,他将给Harry一年时间。如果这一年中他还是没有找到答案,他将亲自为他指引正确的方向。

 

Tom已经料到了关于Tomas Nacht的问题。他意识到不应该如此,Harry求知若渴。当他知道Harry对自己的好奇时,他无法不表现出矜持。他不能告诉Harry全部真相,但他不会说谎。他只是会省略一些会出卖他是黑暗君主的部分。

 

尽管如此,整封信中有一个小小的单词折磨着他、挑逗着他。

“你的”,那是一个挑逗。

他知道Harry不是他的,至少现在还不是。但那一个小小的单词,一个无心之举,让他几乎要丧失理智。

“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它一直回响在脑中。

Harry是他的。Harry越早接受这一点,世人越早知道这一点,越好。

 

如果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会说这个轻佻的小家伙(其实就是小婊子啦,minx)是为了目的这么做的。他还记得靠着他的柔软娇小的身体,轻抚他耳边的温暖的呼吸,以及如罪一般低语他的名字。他压抑住一阵颤栗,也许这个轻浮的小家伙确实是有意图的这么做。

 

“我的主人?”

 

他抬头,看见Lucius在他面前,他止住一声叹息。

 

“解散,”

他说。他从王座上站起身,离开大厅。他有比听这些无聊报告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给他的小国王写回信是其中一件。



————————————————————————————————————————

就等作者太太正式授权了_(:з」∠)_

这段吐槽:Harry你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海螺呢?

                 老魔王他法力无边,风情万种!

                 你们两连谈恋爱都要谈的如此高深哲学吗?像小情侣那样甜甜蜜蜜的你侬我侬不好                        吗?



评论(25)
热度(31)
 

© 陆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