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Again and Again 轮回反复 【试翻译片段4】

Again and Again

By   Athey


前篇:123


‘’内为脑内对话。

——————————————————————————————————————————


过了一会儿,Voldemort撑着自己坐起身,尽管他因为眩晕而轻微摇晃了一会儿。他转了转头,双眼几乎立刻落在桌子尽头他身边的自己的魔杖上。他伸手夺过它,双手紧握,让它靠近自己的胸膛,仿佛它是一条生命线。

 

Harry意识到自己的紧张,他希望这不是在这整件事中他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他希望这一举动(归还魔杖)是一个和平的请求以及一个小小的道歉。他不觉得Voldemort会愿意让自己的魔杖违背他所愿的离开自己,哪怕是一小会。

 

“你归还了它,”

Voldemort轻轻说,仍然没有看向Harry。

 

“当然,它是你的。”

 

“我可以用它现在就杀了你。”

 

Harry耸肩,

“你可以试试,但我并不推荐那么做。我活着比死了,对你来说更有用处。”

 

Harry从他边上的一个茶几上端起一个马克杯,靠近自己的嘴唇,大口大口的喝掉里面已经冷掉的液体,然后把它放回去,疲惫的叹了口气。

这真的是漫长的一天。

 

直到Harry重新看向Voldemort,Voldemort一直保持着沉默,男人眯起双眼,狐疑的打量着他。

 

即使是当Voldemort举起他的魔杖,直直指向Harry的时候,Harry仍旧身体放松地坐在原处。

 

他意识到自己甚至不在意Voldemort是否要杀了自己——虽然在他父母死去的早些几年里,他承认这一点令人十分难以忍受。

 

Seola idente(*注0),”

Voldemort轻轻说道,一道打着旋的蓝光从他的仗尖射出,划着圈飘向Harry。它几乎是被吸引着拽向Harry的前额,他看着那流动云雾一般的光在他前额盘旋打转,自己变成了对眼。它变成了紫色,而他自己的前额就在他伤疤所在的地方,浮现出微弱的一缕红光。一条细细的红线,就像一小段红色纤维,突然闪现在紫色云雾之中,就像是在迷雾中使用的麻瓜激光指示器。

那团云雾飘散开,扩展充满了他们两人之间的空间,暴露出那条将他们两人连接起来的红线。

 

“你确实带有我的灵魂,”

Voldemort难以置信的低声细语。

 

“只是非常小的一部分,”

Harry说,最后一小缕云雾散去。

“事实上应该是最小的一片。它足以让我们两人之间建立起连接,但不至于会真的影响到我。”

 

“如果它不会影响你,那你如何解释这些?”

Voldemort回应道,挥手指向自己又指了指Harry,表明对Harry这次行动以及,多半是包括一年前Harry帮助他得到石头的行为的疑问,

“你所谓的‘连接’又是什么意思?”

他突然犹豫了,环视房间,直到他发现正在壁炉边睡觉的两只大蛇,

“Nagini!”

他责备的瞪回Harry,

“你对她做了什么?”

 

Harry转转眼睛,露齿笑起来,

“没什么。嗯……我之前确实对她施了个强有力的石化咒,然后让她睡着了,但我在晚些时候向她解释了我正在帮助你,并让我自己的密友在我忙碌的时候,向她说明了剩下的部分。她知道我是出于真心想要帮你校正,所以停下了攻击。

顺便,她说我的魔力闻起来和你的很像——我想那应该是因为魂器吧。更有意思的是,Jormy也说我们闻起来很像。(*注1)

 

“Jormy是什么?”

Voldemort恼火的厉声问道。

 

“我的密友(*注2)。他就是那边的和Nagini卷在一起的另外一条蛇。”

 

Voldemort的注视重新回到那边蜷在一起的两条蛇身上,他好奇的神情让他的脸变得优雅起来,他又看向Harry,再一次充满怀疑——和兴趣,

“回答我的其他问题。”

他命令道。

 

Harry哼出声,

“你确实是一个无礼且没耐心的混蛋,不是吗?”

 

“你还想不想活过今天?”

Voldemort轻蔑的回应。

 

“我有很多日子并不确定想不想……但今天不是其中之一。让我来和你说说吧。

我会回答你大部分问题,还有一些,你知道的,我会尽最大努力告诉你。

我被诅咒了。被命运,被死亡,或者被神所诅咒了……我也不清楚是哪一个。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困住,我只知道自己确实被困在了轮回里。

你看,我没法真正地死去。”

 

之后Harry开始解释他永无止境的轮回和总是一遍又一遍地重新开始相同的生活。最初,Voldemort似乎只是单纯的觉得Harry疯了,但慢慢的,他的表情显露出更多的兴趣和减少的怀疑。

 

Voldemort好像对Harry仅仅是提及起,总被他在前几世生命中打败了自己而感到深深的冒犯——在Harry提及他在较近的时间里杀了那个男人和在他孩童时期早年就能打败他时。在Voldemort的防御反击上,Harry指出他只有太小一部分人类灵魂来作为他整个存在的基础,因而他的精神很不稳定。所以打败他并不是一个大难题。

出乎Harry意料的是,那个男人并没有暴怒,而是出奇的安静并且陷入了沉思。

 

“但是你看,我最终意识到了这么多世之间有一个共同点,”

Harry说到,一时间更加深入了对话,

“在它们中的每一世,我都站在了你的对立面。我要不是直接打败了你,要不就是放弃自杀了。

在那些我很早就死去的时间线里,没人能确定你是否仍会被Dumbledore打败。

但即使你在那些世界里赢了,你也不是完整的。你失去了一小片灵魂——我自杀时身上带着的那一片——根据我关于魂器的研究,哪怕只有一片被摧毁,也会动摇整个灵魂,致使你最终粉碎和消解。

所以你并没有真正的在任何一个世界里赢过。


“在每一世里,你都失败了。

所以如果我这一次保证你能赢呢?我想那值得一试。这一回我太累了,根本不在意这该死的剩下的世界都会发生什么……至少,我自己这么认为。

我知道自己总有那么一部分,在面对发生的状况时,想要尽力做到最好。但我所谓的‘最好’在我年轻时就被十分彻底的更改了。


“无论什么情况下,我选择了自己的终点,我都会再次以婴儿的状态苏醒在Lily Potter的臂弯里。但这一次,我要确保你能赢,完全的活着的你赢得胜利。每一个魂器都是完整的,或者被你的主魂所吸收。”

 

“你是在建议我重新恢复我所有的灵魂碎片吗?”

Voldemort怀疑的问。

 

Harry好像仔细考虑了一会儿,然后耸了耸肩,

“如果这一次行不通,下一世我会试试看的。我们先试试看如果你只有一半你的灵魂以及一些完整的魂器会不会起作用。

如果不行,至少我知道下一次应该尝试什么不一样的方法。”

 

Voldemort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你一定是疯了。”

 

Harry咧嘴笑起来,

“我没说我不是。”

 

“你的话中有个明显的逻辑瑕疵。如果你为了逃离再一次轮回而选择死,你自己保有的魂器也会被销毁。(*注3)

 

“我大概会在什么时候,把它从自己身体里移出到另一个更加持久的容器里吧。”

Harry耸耸肩说道。

 

“既然你已经有能力办到,为什么你不这么做?”

 

“它依旧有用。”

Harry反驳。

 

“有用?怎么又用?”

Voldemort问,给了Harry一个极具威慑力的眼神。

 

“我们之间的联系?我已经学习它好几世了,我知道怎么按照我自己的需要来完全的掌控和使用它。我曾用它来监视你。

你觉得我是怎么知道你会在今天来进行你最终的重生仪式的?”

 

Voldemort脸色发白,

“你监视我?”

他咆哮道,因为愤怒而露出牙齿。

 

Harry得意的轻笑起来,他闭上眼睛,放缓自己的呼吸。

Voldemort眯起眼睛,坐直了身体。


Harry的身体像是变得无骨一样放松,一会儿,Voldemort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模糊感知,仿佛是一种瘙痒在他的脑后。那种瘙痒一下子变得强烈起来,当他感觉到有什么在那儿,和他在一起时他喘息起来。非常像他推挤Quirrell到意识之后并取得肉体掌控权时的感觉。

 

Potter?’

 

‘啊,你现在能感觉到我啦?我努力试着不那么鬼鬼祟祟的,但我还是不确定你能不能感觉到我。’

 

‘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你这个讨厌的小鬼!’

 

‘别生气,别生气。好了,我这就走。’





————————————————————————————————————————————————————

*注0:大概是作者自创的咒语,应该是识别身份,辨认魂器之类的。


*注1:这里原文用的是smell,但实际上这个词也可暗指察觉或者感觉什么的。大概就是两只都觉得LVHP的魔力非常相似。


*注2:其实这里大概就是指的宠物,但familiar的用词比pet更加亲密,而且相对位置比较对等。


*注3:这句感觉我自己理解有问题……原文:in order for you to die and suffer from yet another ofyour do-overs, the horcrux contained within you would be destroyed.

 我自己理解是:如果小哈自己死了,那体内的魂器也就毁了,那这一世老伏的灵魂还是不完整的。 怎么感觉这么暧昧= =


***   ***   ***


小哈的经历设定让我想起一部电影《土拨鼠之日》,挺有趣的,有兴趣的可以看一看。


吐槽:

小哈:你看你要赢要输还是看我。

老伏:哇哦,我把你当死敌,你竟然监视我?


小哈整体对话都像在驯服野生动物= =

而且我突然想起来,老伏好像还裸着……要不就是接近裸着


好了你们现在可以脑内调情,也能脑交了= =


稍后还有一更。



评论(12)
热度(26)
 

© 陆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