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Again and Again 轮回反转 【试翻译片段7】

Again and Again

By   Athey


前篇:123456




——————————————————————————————————————————————————



(以下节选自Chapter 9,这章开头大概讲了一下Harry告诉小龙自己去帮老伏复活了,顺便也说了一下两个人是表亲,这个大家看一下pottermore上的家谱就知道了。这个时候大家已经三年级了,Sirius最终还是越狱出来了。然后小龙在即将到来的圣诞节假期邀请Harry去家里玩,反正就是变扭的表达一下自己的好感,但是Harry啥都不明白。总之就是Malfoy家开圣诞晚宴、舞会、社交宴席……随便叫什么啦,总之就是好多名流上层、贵族权势跑来聊天喝酒、吃饭跳舞,促进一下彼此“感情”。

Emmm看过我之前po图的小伙伴应该知道,Harry对小龙还是很坦诚的,完全是朋友间的坦诚以待,但是小龙喜欢Harry好几年了www所以要是觉得接下来的几段中,小龙各种闹别扭,被伏哈疯狂的喂狗粮,就对了……

 



 

Harry最终还是接受了Malfoy一家的邀请,去他们那儿度过节日假期。这件事打破了Harry以往千篇一律的作息,同时也是他之前从不曾做过的。不管怎么说这都引起了他的兴趣。他也同意Draco将他们之间的一些在宿舍里的对话和讨论透露给他的爸妈一点。不幸让Draco失望的是,他并没有允许金发男孩将关于Voldemort已经归来,以及他在上一个春季见到那个男人并和他之后一直书信往来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这几乎要折磨疯Draco了——他知道了一个如此巨大的秘密而不能告诉任何人——因此他花了很多时间在Harry周围发脾气和抱怨。最开始,Harry还觉得有点好玩,但这最终变得令人有点厌烦起来。

 

12月19日终于到了,Harry和Draco和几乎所有的其他三年级Slytherin学生们一起登上Hogwarts特快,开始通往伦敦的将要花费半天的火车旅途。

 

Malfoy一家在国王十字车站的问候是得体而冷淡的,介于他们在公众瞩目下,Harry很难想象任何一个Malfoy会在公共场合表现得多么热情友爱。但当他们飞快离开并且幻影随行(side-alongapparition)到Malfoy庄园的入口时,几乎是立即,Narcissa就把Draco揽在怀里,开始念叨她是多么想念他,以及有那些糟糕的摄魂怪在学校周围是件多么可怕的事。

 

Draco理所当然的脸红,很快开始试图挣脱他母亲的怀抱。他用一种尴尬的惊恐眼神看向Harry,发出了一声十分老套的反抗(妈!),接着开始抱怨Harry几乎爆发出来的大笑。

Harry试着克制自己,但是依旧站在那儿,带着愉悦对着明显处在尴尬中的Draco咧嘴笑。

Lucius看上去对他妻子的溺爱明显有些恼怒,他很快就上前救助自己的儿子,把两人分开,让Draco带Harry去看看他假期间留宿的房间。

 

接着他转向Harry,用一种审视的目光仔细打量他,

“我们将在这儿举行一个年终庆祝,”

他习惯地拖长腔调,

“它将在明晚举行。如果你没有带来合适的衣服,我可以让某人给你量身定做一套合适的礼服袍子。”

 

“我带了我自己的,Malfoy先生。你不用担心,它会是合适得体的。”

Harry平淡的回复。

 

当Lucius Malfoy一离开,Narcissa再次揽过他的儿子,重新注视他,问他关于学校生活的事,也尽可能的让Harry也参与进来。Harry自己实际上对此十分惊讶。他知道Narcissa Malfoy非常爱自己的儿子,甚至不惜为他做任何事——他甚至知道她或许就是那个在Draco成长中把他宠坏的人——但他从没真正意识到她是个如此充满母爱的人。这实际上非常可爱。

 

也十分有趣。

因为很明显Draco为此感到窘迫。

 

终于,Draco总算能摆脱他的妈妈,拽着Harry走向他们的房间。他向Harry展示了他会使用的客卧——那是一个奢侈到浪费的巨大房间,Harry只是礼貌的笑了笑,点点头。在Harry把自己的包裹放下后 ,Draco又拽着他穿过大堂去到他自己的房间,很快就开始炫耀起很多他自己的奢侈玩意儿。之后,又一次拽着Harry参观了整个庄园。Harry纵容了这个可以说对于他在这儿兴奋的难以理解的金发男孩的行为,甚至同意了几乎不可能的一件事——他同意骑上扫帚去飞一会儿。

 

除去一年级强制要求的飞行课以外,Harry在进入Hogwarts之后就再也没有骑上过扫帚。Draco和其他人甚至确信Harry不会飞,或者私下里害怕飞行。Draco实际上一再邀请Harry尝试飞行很长一段时间了——坚持认为如果他尝试一下,他一定会爱上飞行的。而Harry总是礼貌的回绝,或者干脆在任何他或者他同学提出的时候忽略他们。

 

而真相是,很久以来,Harry对扫帚飞行一直是一种爱恨交加的感情。很多时候,他能完全沉浸在飞行所带来的愉悦和自由,但那总像是某种讽刺——当它结束时,他就会重新坠入现实。

 

这其实说不通——他无法找到合适的词汇来描述——但这不意味着它不会让他紧张。它就像是对一种更为轻松的、快乐的时光的提醒,那种他并不想回想起的时光。

 

但是今天,Draco实在是太过孩子气而且兴奋的让Harry没法拒绝他。所以当两人站在花园和树篱迷宫后隔离出的私人球场上,边上摆着扫帚时,Harry发现自己正拿着扫帚,边上站着明显十分得意激动的DracoMalfoy。

金发男孩一边递出自己多余的那把光轮2001(反正就是那个Nimbus 2001),一边说Harry不用担心,Draco会保证他不会掉下去,而且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Harry只是对自己露齿一笑,跨上扫帚,直飞向天空,落下Draco在身后一段距离。

 

很快追逐就展开了,在Draco终于追上Harry时,两个人以一种相对十分平缓的速度肩并肩飞行。Draco再次向Harry开口,但这一次明显带着恼怒。

 

“有什么是你真的不怎么擅长的吗?”

他问,声音里同时带着恼火和折服。

 

“我总是在缝纫上笨手笨脚,”

Harry回应道,带着不开半点玩笑的严肃。

(简直单身爸爸233333)

 

Draco翻了翻白眼,然后再次催促扫帚加速,想要多卖弄一会儿。

 

当他们终于停下飞行回到室内换洗干净、准备吃晚饭时,Draco理所当然的开始对Harry喋喋不休,说他决定应该去加入Slytherin的队伍,因为他比他们现在任何一个找球手都要优秀太多了。而如果Harry取代了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位置,都绝对能让Slytherin赢下这一年的学院杯。

 

Harry给了他一个纵容的笑并礼貌的拒绝了。这并不会真的让Draco闭嘴,而他也不奢望这样就能停下那些喋喋不休。

 

整个晚餐进行的很低调。Narcissa包罗了大部分对话,Lucius只是很少的回应。Narcissa问了两个男孩关于他们的学校、他们的同学,以及他们的老师的事。Draco热切的向他的父母们吹嘘自己的事,填满了大部分对话。

 

Lucius开始试着向Harry问一些问题,很明显的抑制着自己对于这个男孩的兴趣。但晚饭结束时,他邀请男孩们加入自己到会客厅去。而Narcissa则去做自己的事情了。当只剩下两个年轻人时,Lucius对于他自己的话题和问题,变得不那么迟钝,而是更加直接,甚至直截了当的提起了Harry题写的那个秘密协议。

 

Lucius没有表现出一点生气和抗议——事实上,他表现得像是因为这种深谋远虑而深深折服,并说这是一种优秀的Slytherin的表现——而且考虑到这所有的一切都是Harry自己完成的,更何况他当时只有十一岁(协议写的时候他们才一年级)就更令人吃惊了。

Harry清楚地明白这个男人在无声地询问他是否有监护人或者别的什么成年巫师提出了这个协议,但既然实际上并没有,Harry只是笑了笑耸耸肩,这明显让这个男人对他没有应答有些失望。

 

Draco很显然想要告诉他爸很多很多事情,好几次几乎是在告密的边缘。但那个协议给了他一些小小的提示,让他避免了泄露而出。这无疑让他对Harry撅起了嘴,发着牢骚展示自己的不满。

Lucius的好奇心很明显的高涨,Harry可以看出这个男人眼中灼烧着的不快。他和自己较着劲,不让自己的脸上表现出愉悦。不管怎么说,这都是非常不礼貌的。

 

Lucius最终只好转移到一个Draco可以谈论的话题上(Harry给了他这个许可)——也就是Harry和Black家族的血亲关系,当然是指Narcissa和Draco。直到Draco向他父母写下这些之前(应该是画了家族树什么的),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这种联系,而Lucius明显流露出了对于这种潜在的同盟和联谊关系的兴趣。

 

“就我所知,你被麻瓜们养大,是吗?”

Lucius问道,Harry惊讶地意识到,这实际上是今晚Lucius抛给他的最为直接的一个问题。他想也许这个男人最终厌倦了在其他话题上兜兜转转,等着Harry给他点信息,然而Harry很显然并没有透露什么。

 

“哦?你从哪儿看出这点的?”

Harry温和地问。

 

Lucius的一条眉毛抽动了一下,他的笑容变得紧绷起来,

“在魔法部总有各式各样的流言蜚语,我想你不会惊讶于自己其实是其中特别受欢迎的一个主题。人们总是在好奇,你的监护权到底属于谁,介于那个唯一能视作你家长的人在能照料你之前就被送进了阿兹卡班。

 

当然这类信息总是处于紧紧的层层包裹下的。对于你的保护和安全可要比那些公众的好奇心重要多了。同样地,你在远离魔法世界这些年的空白也会引起炒作和猜测。魔法部长他自己就十分执着于让Dumbledore在某些时候透露你的位置——当然,仅仅对他自己以及那些他信任的人——但那个老头很显然坚持要将他的秘密保守于心中。而Cornelius已经认识到,让你远离我们的世界、远离那些名气长大是Dumbledore的意图。”

 

(其实这段本不想翻译的,但是这段对话对前后剧情有重要提示作用,就还是翻译了。这段卢爹的问话衔承了前文天狼星越狱,也提示了下文Harry的监护权归属问题。而这归属决定了Harry自己在魔法部立法机构投票权的大小,也与后期小哈和老伏密谋对魔法部的控制有关。)

 

Harry点头,

“是的,他的计划是不想让我过度膨胀,但那也让我处于一种对自己的魔力和继承极度无知的状况。但这并没有实施的很好。”

Harry说完,带着假笑,从他的刘海间看向Malfoy先生。

 

Lucius扬起一边眉毛,

“哦?”

 

Harry应声点头,

“是的。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他如此固执的不肯说出我在进入Hogwarts之前的地址,当然除去‘保护我的安全,防止食死徒报复‘的那种借口以外。”

 

“是吗?”

Lucius拖长声音,他银灰色的眼珠里肆虐着好奇的火焰。

 

Harry再次假笑并点头,应声说,

“是的,他在试图隐瞒他根本找不到我的事实。”

 

Lucius眨眼,

“什么?”

(这“excuse me”我也好想P表情包23333)

 

“他找不到我,”

Harry继续道,加深了笑容,

“他把我留在他选定的监护人的那个晚上——严格来说,他把我放在篮子里留了字条,丢在了他们家门口。而问题自然是我在我九个月大时就能很好的走路了,我一直以来也能很快从沉睡咒中苏醒……而那又是一个寒冷的夜晚(*注1)——那毕竟是十一月份,所以这并不意外。于是我就起身走开了。不管怎么样,直到我的Hogwarts录取通知书寄到前,他都没法找到我。事实就是,他根本不是在隐藏我,而是在隐藏他自己在监视我的安全上面,彻彻底底的失败和不称职。”

 

Draco张着嘴,

“但……但是你去了哪儿?你最后到哪儿去了?”

Draco问。

 

Harry对他咧嘴一笑,

“哦我恐怕我必须保守自己的这个秘密。”

 

Draco发出一声恼怒的咆哮,甩头重新靠回他自己坐着的沙发上。

 

“Draco,”

Lucius责备了一下Draco那个庶民的姿势,他脸红着低头,然后坐直身子让自己显得完美得体。

 

“所以你是在说你并不是被麻瓜们所养大的?”

Lucius问Harry。

 

Harry冷淡的回应,耸了耸肩,

“我确实在麻瓜世界里度过了大部分的年轻生活。麻瓜公寓之类的。如果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并且会调制一些关键有用的魔药的话,在那儿隐姓埋名是十分容易的。”

 

“魔药?这么说你是被以为巫师或者女巫养大的?什么样的魔药,如果你不介意回答的话?”

Lucius催促道,想挖出更多线索。

 

“增龄剂。变形药水——基于它令人沮丧的只能保质很短时间,我很爱惜的使用它。短期记忆修改剂(short-term memory modifiers)。Arminger’sSuggestive potion(不知道这是啥药剂……)是我最喜欢用的一种。无色无味而且很容易和茶混在一起。只要邀请任何多管闲事的邻居来喝茶,让他们稍稍的喝两口,然后让他们知道你非常无趣,这样他们就只会专注于自己的事,而不会花费精力去注意你。然后你就彻底自由了。”

 

“Arminger药剂是一种非常难调制的魔药,”

Lucius听上去有些倾佩的评价道,

“当然变形药剂也需要大量工作和集中的时间。它的煎煮过程十分漫长……不管怎么说你一定有一位很出色的老师。”

 

“我基本上是自学魔药。”

Harry说着耸了耸肩,

“我早些时候有过一位老师,但我们俩相处太过糟糕了,以至于我从他那儿什么都没法学会。直到我自己真正对这门学科产生兴趣前,我都没有在这上面取得什么实质性的进步。”

 

“那就更加令人倾佩了。不管怎么说你只有十三岁,而你很显然在进入Hogwarts之前就开始了煎煮药剂?”

Lucius没有正面回应,Harry只是再一次耸肩,前者的左眼递给他一个恼怒的抽动。

 

“嗯……我想这应该就是他们都说我某方面是个天才的原因吧。就我自己而言,我觉得我只是投入了更多的精力,我想大多数学科对我而言比绝大多数人来说要简单。我有很好的记忆力,这帮了我。”

 

Lucius缓缓点头回应,给了Harry一个紧绷的微笑。



——————————————————————————————————————

*注1:这里我怀疑作者有笔误,实际上应该小哈才4个月大。但仔细想想11月份老邓把小哈留在门口,真的是非常糟糕的决策……(感谢评论妹子提醒!这个时候小哈一岁多了所以没有问题!这么大一个人走开应该没问题的……大概(




吐槽:

有钱真好啊……Harry对小龙简直是老父亲一般的好(躺。


我今天争取再翻译一点,后面两场舞会的伏哈对手戏很带感w

以及我大概这篇的试翻译弄完就要消失很久,因为要开学了,还有作品集、外包之类的东西要画。可能会在主博客腿一腿工作和练习的图吧……





评论(9)
热度(32)
 

© 陆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