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Again and Again 轮回反转 【试翻译片段9】

Again and Again

By   Athey


前篇:12345678



————————————————————————————————————————————————————


(接上章,以下节选自Chapter 9)

 

 

Draco和那个男巫交换了一个迷惑不解的眼神;Harry在一边不得不用手捂着嘴来压制自己的笑声。

 

“我不明白。”

那个男巫有些迟疑为难的看向Draco,Draco只是耸了耸肩,然后看向Harry,

“Harry,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Harry一边窃笑一边摇了摇头,一手仍然捂着嘴。最后他总算从几乎歇斯底里的笑声中控制住自己,但是他的眼中仍然充满了笑意。他们重新看向那个巫师,他正在和Narcissa以及Lucius说话。他们似乎在说着一些类似舞会的普通无聊话题(*注1)


“哦只是,”

Harry开口道,随即又停下来压制自己的窃笑,

“只是因为Marcus Aurelius Verus是罗马最后一位五贤帝。他被认为是斯多葛学派(Stoic,即禁欲主义者)最重要的哲人之一,不仅击败了帕提亚帝国(Parthian Empire),而且还获得了许多其他军事成就。他与LuciusVerus(*注2)一同统治期间,两人共同颁布了一系列帮助穷苦孩童、自由言论等新的规定,剔除了许许多多安东尼庇护制度(*注3)下的腐败官员。

并且,他在竞选期间所著的斯多葛学派著作《沉思录》依旧被推崇为是关于服役与责任的哲学著作。它描述了如何在自然中得到指引和灵感,以此来寻找并保持内部矛盾斗争的平衡的办法。(*注4)

他摇着头笑着道,

“他不是个那么直接的人,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他会和Lucius Verus一同执政的部分原因。但是他娶了女皇Faustina(*注5),他太过受人们喜爱,以至于在女皇死后,他仍被给予了神的荣耀——这可是件天大的事,这个男人被人们所爱戴。”


Draco只是依旧困惑的摇了摇自己的头,另一位男巫也好不到哪里去。

 

“等等,但这又与那个男人有什么关系呢?只是他的父母用一个罗马皇帝的名字来给他起名……那并不少见,Harry。我父亲的名字就是来自罗马皇帝;Snape教授的名字也是命名自罗马皇帝(*注6)。这在古老的家族中是件很常见的事,我相信你是知道的。”


Harry的下巴挣扎着,但他的脸上依旧充满了被娱乐到的表情。他低下头,咯咯笑起来,来回轻摇着头,

“我实在没办法向你解释为什么这对我来说十分有趣。但是相信我,这有趣极了。”

 

Draco给了他一个将信将疑的表情,最终只是转转眼珠,摇头说:

“好吧,随便吧,Harry。”

 

Harry重新看向那位巫师,在接下来的十五分钟里从没真的让目光离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走进舞池,在大厅里走动,和不同小全体交谈甚欢。

 

Draco放弃了询问Harry为什么他对那个男人如此着迷。留着Harry独自享乐,这样他便可以去注意自己作为主人和Malfoy家族继承人的职责了。终于Harry一个人了,他大步穿过人群,走向那个自称是Marcus Verus的男人。

 

那个刚刚讨论中的男子正靠在一面空墙上,以审视的凝视看向远处的人群。双眼一碰到Harry就停住了,盯着他,眯起了眼睛。Harry微微转身,直接站在了那个男人的身边,倚靠着墙,也看向了人群。他稍稍转了转手腕,柔软的垂在一边,他的魔杖滑进他的手中。一个小小的抖动,他们周围的喧闹的声音一下子消弱下来。

 

那个他身边的巫师继续用狭长怀疑的眼睛瞪着他,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他声音清晰地问。

 

Harry转头,对那个男人露齿而笑,

“我得说我真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你。”

 

Harry可以说是有些高兴的看到那个男人的眼睛恼怒地抽动。

 

“很抱歉,我认识你吗?”

 

Harry咯咯笑出声,抬起手似乎是要抚过自己前额的头发,但他的指尖徘徊在那儿,轻点自己的伤疤,

“当与你的魂器同处一室时,我能感觉到。你的灵魂碎片越大,我越能感觉到他们。这是最先让我意识到不同魂器中的灵魂碎片是不同尺寸的线索。那本日记是所有魂器中最强烈的,但在上个春天,我把它放回你身体里之后,我能从你身上察觉到相同的感觉——但是你知道的,更加强烈。事实上,现在它比那时更加强烈了。我可以感觉到是你,所以别兜圈子了。”

 

一个极其恼怒的表情在那个男人脸上蔓延,但很快他似乎就放弃了。Harry不是很确定,他好像听见了那个男人的叹息。

 

“好吧,Potter,是的,是我。”

Voldemort说,带着显而易见的恼火。

 

Harry意识到自己莫名地笑起来,他发现这件事出于某些原因,让他很开心,

“看在Merlin的份上,你在这儿做什么呢?”

 

“这是一个舞会,Potter。我被邀请而来。”

 

“Malfoy们知道你是谁吗?”

 

“不当然不知道。”

Voldemort厉声说,给了Harry一个锐利的瞪视,

“我也希望他们不会从你这儿知道这点。”

 

Harry举起他的双手,仍然快活地咧着嘴,堪堪抑制住自己的笑声,

“好了,我可是口风甚紧。但是……为什么?你看起来像是在这儿和整个魔法部玩政治游戏,我想如果你能从以前的老关系中得到便利,这一切会变得容易很多。

我是说你过去那些食死徒们,有很大一部分已经在魔法部内部取得了非常有影响力的位子,尤其是Lucius Malfoy。”

 

“我可完全不想和你在这样一个公开场合讨论这些。”

Voldemort冷嘲道。

 

“我设了个消音咒。没人会听到我们的,如果他们太注意看我们,我们的嘴型也会变得模糊不清。”

 

“他们仍会看到我们。”

 

“我们总能溜走啊。大厅下面刚好有个会客厅。”

 

“这个舞会对我来说是一个机会,Potter。我可不想全都浪费在和你的交谈上。”

 

Harry哼哼唧唧的转了转眼睛,

“我总是觉得这些所谓的活动是让人脑子麻木的垃圾事。这些阿谀奉承,曲意逢迎以及流言蜚语。我是说,我虽然明白一个聪明人能从中得到很大价值,不用提那些他们有时用来威胁的事情,但是我仍觉得这些只能得到那么一丁点好处的累人活,是难以忍受的。”

 

Voldemort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带着些许冷嘲热讽看向Harry,然后转向人群继续凝视他们,

“我想在你打败了大恶魔黑暗公爵,并赢得了作为英雄的整个魔法世界的声誉之时,一定忍受了很多庆祝活动吧?”

 

Harry苦笑了一下,

“是的,确实忍受了不少。即使是在我的第一世,我也几乎像是躲瘟疫一样避开他们,就是众所周知我第二次打败你的那一次世纪之战。在那之后,我就尽量让事情变得更加微妙。实际上,在我之后的几次人生里,我和魔法部以及政治有许多更加直接的互动。我甚至在某一世中是魔法部部长呢。”

 

Voldemort突然低下头看他,对他说的话有些惊讶,

“你曾经是魔法部部长?”

 

“是呀。”

 

“是怎样的,我很难想象。”

 

“我那时有点不那么疯狂(*注7)。”

Harry说,笑得更加开心,甚至有点急躁。

Voldemort哼声,重新眺望回人群。


Harry花了点时间观察站在他身边的巫师,

“你看上去仍旧有一点像你。”

 

Harry观察着,从侧面扫视另一个巫师。

 

“怎么?”

 

“你看上去仍旧很像原来的你——我是说Tom Riddle。你不担心被认出来吗?”

 

“我想我已经充分改变了自己的外貌。另外,很少有现在还活着的人知道年轻时候的我,而更少有人知道‘Tom Riddle’和Voldemort是同一个人。在我从国外旅行回到英国之前,我已经对我自己实行了很多仪式,而我也变得不再像一个人类。不用说,我多次分裂自己灵魂也让我的外貌更加恶化了。在我开始从Walpurgis骑士团(*注8)中招募追随者之前,我就已经只使用LordVoldemort的名号了。而我的外貌和我年轻时候非常不同,那几乎很难把我和Tom Riddle联系起来了。”


Harry眨眼,说实话他很震惊这个男人会给他一个如此合理明确的答案,而且他向自己描述了如此多的坦诚而真实的细节。

 

“但如果Dumbledore看出了其中的相似呢?很显然他知道你曾是TomRiddle。他已经在怀疑你归来了——在他知道Quirrell偷走了石头并且消失之后,并且他也知道那些没有被关押住的食死徒们的黑魔标记都变暗并且增强了。”

 

“他没办法证明。”

 

“可他仍可以让你做的任何事变得更加困难重重。”

Harry扬起一边眉,指出。

 

Voldemort的表情稍稍扭曲了一下,但做一个极其轻蔑的耸肩动作,

“我可不想一直生活在魅力魔法(glamours,应该就是那个可以改变外貌的魔法)之下。现在这样就够了。我同样也花了大功夫来捏造我的新角色的历史,他很难证伪我现在的身份。”

 

Harry再次扬起他的眉毛,

“好吧。如果你没有使用魅力魔法,那你做了什么?”

 

这个站在Harry身边的男人真的非常像上一个春天时的Voldemort,就是在Harry短暂违背他的意愿,好让日记本里的灵魂放回他身体中剩下的部分中时。他的发色变浅了——是一种浅灰棕色,而不是它之前那样的深的、接近黑的发色;头发修剪的很短,向后梳成了一个发型;他现在的瞳色不再是深棕色了,而是一种灰蓝色;鼻子也比以前那种无礼向上(应该是指老伏以前那种目中无人的样子)的样子要坚挺许多,让他看上去比以前更加典雅贵族;下颚或许有些过窄。这些都是非常微妙的变化——都是些让Harry会认为他可能是Tom Riddle某个血缘十分近的亲属,而不是Tom Riddle本人的一些细微变化。

但相似之处是非常明显的——或者说至少对Harry来说,十分清晰。但他所有其他的感官都在向他奋力尖叫,这就是Voldemort,所以——或许他并不是一个中肯的判断者。



————————————————————————————————————————————————————————

*注1:其实不是很懂这句中的these指代什么= =

原文:the group appeared to be embroiled in the normal inanesmall-talk one experiences at events such as these.

 

*注2:即Lucius Ceionius Commodus Verus Armeniacus,中译路奇乌斯 维鲁斯。他是Marcus的哥哥,本来应该是Marcus当皇帝,但是Lucius不同意,然后长老院就让他俩一起执政了。这也是罗马帝国第一次两人同时执政,但实际上还是Marcus握有最高实权。(我想作者用Marcus应该是受到卢爹名字的启示,但我记不得JKR是否用Lucius的名字时有考虑过罗马帝王的名字含义。但不管怎么说Lucius是个好名字。)

 

*注3:安东尼 庇护制度,原文是Pius’ regime,pius是pious的拉丁文写法,本身可作人名。开始我以为是指庇护法一类的东西。譬如:贵族或官员的政治庇护或者财产保护什么的。

但我去查了一下罗马的皇帝年表,意识到这里的Pius实际上是指Antoninus Pius,即安东尼 庇护(或者译作安东尼 派厄斯 更好)。也就是罗马五贤帝的第四位,在位位于Marcus和Lucius之前。这里我要纠正一下上一篇的一个注释错误,Marcus并没有开启安敦尼王朝,安敦尼王朝的命名来自于这位Pius,同时表示的是五贤帝在为统治的所有时期。

 

*注4:这一句虽然我看懂了,但感觉自己翻译的不太好。

原文:…, and his Stoic ‘meditations (沉思录)’which was written while on campaign is still revered as a literary monument toa philosophy of service and duty.

如果有都哲学的小伙伴了解恰当的翻译用词,请告诉我,谢谢/. !

 

*注5:Empress Faustina这里指的应该是Faustina the Younger,即小芙丝蒂娜。父母就是之前所说的Pius和Faustina the Elder。所以说小哈的意思应该是虽然Marcus和Faustina结婚了,但他的声望不仅仅来自于与先帝女儿的结合,更是因为他自己本人的能力和成就。


*注6:教授Severus Snape,Severus既可指罗马帝国第21位皇帝Septimius Severus,也可以指第26位的Severus Alexander。

 

*注7:emmm这句原句怪怪的:I was a bit less insaneback then.


 

*注8:原文为the Knights of Walpurgis。Walpurgis音译为瓦尔普吉斯,应该就是指五朔节前夜?具体的我忘记原作中JKR有没有提到这个团体了。但是NuxWalpurgis就是魔女之夜(对,就是那个小圆等等作品中的魔女之夜)。一般指的是4月30日到5月1日的那个夜晚。反正是个欧洲国家春季传统节日的名字吧……大概(。



吐槽:

我的妈!困死我了,我先去睡觉。这是除了之前在字幕组搞魍魉之匣翻译外,查资料查的密度最高的一次文字翻译= =

太太的文让我点亮了罗马帝国历史的技能点,我觉得我可以有空去看看相关的书,提升一下熟练度……


太太的文超级长见识!后期有一大段床戏!涉及BDSM,虽然我会翻译出来,但是我并不建议年龄较小或者对相关内容敏感的人阅读,如果大家留言说没问题我会考虑放出来……当然只能以图片形式,Lofter和谐挺厉害的。


我一直觉得太太文中捏的老伏新外表宛如被漂了色……我个人不是很喜欢。

不过我基本都是带入他原本黑发深色瞳的样子阅读的,所以后期完全没问题!= =+


你们有没有发现!我给小哈翻译对话的时候!用了好多成语?!有没有显得小哈文化水平特别高!(不。








评论(11)
热度(39)
 

© 陆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