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Again and Again 轮回反转 【试翻译片段12】

Again and Again

By   Athey


前篇:1234567891011


——————————————————————————————————————————————————————


(以下节选自Chapter 10&11)


(这一段基本上是小哈找Ron买了耗子,把耗子给了天狼星,让天狼星选择Peter和自己的命运。之后天狼星没有经审就进了阿兹卡班的事也曝光了,于是魔法部emmmm……然后我印象中小哈之前说了自己是Seer,也有可能是之后说了……反正天狼星和老邓都知道了,但是很明显小哈是在套路老邓他们……“预言家请验人……==”

这段是LVHP两人在通过双向日志交流,当然也通过link。)

 

Voldemort觉得整件事太滑稽,他和Harry在周末的时候讨论了这些事——而对于Harry,他觉得这很有趣,因为他之前从未通过连接感受到另一个男人的愉悦之情。Voldemort说在他最近正在进行的一些活动中,这丑闻(指天狼星没有经过审问直接被送进了阿兹卡班)是个有意思的消遣,同样也让当下无能的管理层转移了注意力——当然也包括上一届行政层,因为这个重大的不公实际上是发生在Bagnold部长的在位期间的。

 

Harry其实想说这一切是他自己的绝妙计划,但他确实得承认,这实际上是他自己不作为所自然而然发生的一个好结果。

(其实就是Harry不想过分与天狼星、凤凰社的人牵扯,他没有主动帮天狼星洗清罪名,只是把Peter交给了天狼星,然后天狼星把Peter送给了魔法部一些可靠的人,他自己得到了清白之身,同时舆论也倒向了魔法部的不作为。这种舆论造势方便了老伏的一些掌权计划。)

 

尽管如此,Harry敢说Voldemort仍然是愉悦的,他发现自己非常享受连接对面所传来的感情。

多数时候他们的对话是关于政治、经济的,偶尔也会讨论一些晦涩艰深的魔法。这并不是些令人目眩的话题——实际上政治经济往往让他们变得恼火和失望。有几次他们谈到了魔法,Harry确实对此有点兴趣了,但那绝对称不上引人入胜。

 

确实的感觉到那个黑暗巫师能够完美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远离疯狂暴怒和傲慢,是很有意思的。除了两月一次的交流外,他们的连接保持着完全封闭,所以如果在他们实时交流外的时候,Voldemort有什么积极情绪的话,Harry并不会明显的察觉到。

 

***   ***   ***

(下面就是教授和卢爹等人见主子_(:з)∠)_,老伏复活后第一次人前装逼吧……这里老伏并没有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所以没人知道他现在长啥样,大家就当他穿着大黑袍子,嘛玩意儿都看不清吧……)

 

聚集在一起的巫师们毫不犹豫的跪下身,他们低着头面向地板。

因为那毫无疑问是黑暗君主。

空气中的魔力,从那男人身上渗透出了力量,他身边似乎浮动扭曲的空气——这一切就像是连强大的自然之力都在他面前卑躬屈漆。

如果这一切都不足以说明问题的话,随着那男人的降临,Severus的黑魔标记的回应也足矣。

 

奇怪的是那并不是痛楚。并不真的是。那种感觉更像是醉酒的兴奋,展现着他面前站着的这个男人的强大;感知他的魔力轻轻拍打着整个巨大房间,触及感知着一切。

这比他记忆中的更加强大。

这只是因为他单纯的忘记了,亦或者这个男人真的比以前更加强大了?

 

Voldemort走到那群低头屈膝的男人们面前站定,他的嘴角卷起一个优雅的微笑。

他怀念此情此景。

他再次躬逢其盛。

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头脑理智,能够充分享受这番情景。

 

“啊我亲爱忠诚的追随者们……”

他说,口吻低沉尖刻。他站在这些人前,仰着头垂眼看着他们,

“距离我们上次相聚已经过去太久了……不是吗?

起身,看着我。”

他命令道。

他们立刻照做。但仅仅是单膝跪地,抬头仰视他。

 

“我的主人,请宽恕我们!”

Avery呼声而出,向前俯身趴跪在地,拜倒在黑暗君主面前。

 

Voldemort冷笑,向前走近,从他漆黑沉重的袍子中,赤脚踩在那个男人的头上,让它碾向一边,男人的侧边脸颊压在冰冷的石板地面上。

 

“宽恕?”

Voldemort用他带着死亡气息的冰冷声音轻声耳语,

“你要求宽恕你们这些年所有的背弃,当我十年来如同没有躯体的幻影一般活着,而你们过着自由舒适的生活?你们对你们的主人有过一丝一毫的忠诚吗?你们真的相信我,被打败了?

我,有史以来在长生之途上走得最远的巫师?”

 

他们低下头,屈伏自己;Avery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呜咽着‘宽恕我’,然而他的脸依旧被碾压在地面上。

 

Voldemort移开脚——它隐没在他的袍子下;他转身走开两步,然后再次面向他们,仅露出一点点面孔,带着上位者冰冷的注视。

“而现在,尽管已经过去多年,你们依旧回应了我的召唤——在没有丝毫预警之下。

对此……我会给你们一些承诺。你们可以拒绝来——有些人确实这么做了。当然那些愚蠢到选择逃跑的,将会对他们所犯下的严重错误,感到前所未有的后悔……”

他尾音渐消,一个嗜虐成性的笑容浮现在他嘴角。

 

“这些年发生了很多变化,”

他继续道,

“你们变老了,也变聪明了——我希望。有些人在所在的位置上,成为了有利的掌控者。你们当中很多人这些年依旧继续着我的伟志,除去在我失势之后,在魔法部被迫表明的立场。

对于这些,以及你们保有的侍奉,我会嘉奖。那些位置和阴谋现在将成为我们伟业的基石,我们将再一次复兴英国巫师界曾经的辉煌。从那些无能谄媚的政客者手中,那些匍匐于麻瓜政府脚下的官员手中,那些仅仅是出于无知和恐惧而下令的人手中,夺回自由使用魔法的权利。

 

我们将会让英国回归魔法。

但是这一次我们会像我开始时的那样,像几十年以前、在我失去我的方向之前那样。如你们所见,这些年里很多事都变了,包括……我在内。

我在1980年的夏末节那一晚,失势了。并不是因为Harry Potter有什么高深莫测的力量,能够击败邪恶,而是因为我自己的错误。

在Potter家事变之前的很多年,我的傲慢和疯狂就已经导致了我在错误道路上追求了过多力量,我迷失了我自己的目标和路途;在那个夜晚,我积累的错误和一系列不幸的巧合,我自己的力量摧毁了我的身体。

那个男孩于我的终结,一无是处。”

他顿了顿,看向这群对他全神贯注的巫师们,

“但是,Harry Potter确实——在我的归来中起了作用,尤其是在我夺回我所有的力量和心智上。”

Voldemort说,在看到那些震惊的眼神和惊异的张嘴时,一个小小的、愉悦的、得意的笑容从他的嘴角泛起,

“介于此因,在他与我短暂消失的关联上,他得到了我的宽恕。

那个男孩现在有我的保护——任何——如果有任何人胆敢对他动一根手指,等着接收我的暴怒吧。”

他威胁着嘶声说道,注视着人群。

 

Voldemort又停了停,思索着看了会儿人群,他再次开口,

“Lucius,”

他嘶声说。Lucius挺直他的背,在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时,变得更加专注。

“十三年前,我委托给你了一件我自己创造的东西。

当时,我告诉你我有一个计划。一个由我指示的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来实施的计划。你偷偷将这件东西送进了霍格沃茨,经由一个学生——一个一年级学生。一个当它开始表现的不寻常时,也依旧没有怀疑那件东西真正身份的容易轻信的一年级学生。

我告诉过你这么做会打开密室,造成麻瓜种的死亡,导致Dumbledore的开除,因为他没有能力保护学校的学生们。

对吗?”

他轻描淡写的问。

 

Lucius的眼睛瞪大了,Severus知道跪在他身边的男人因为紧张而大汗淋漓。无论这些代表着什么,Lucius很明显非常非常紧张。

 

“是的,我的主人。”

Lucius粗声说。

 

“告诉我,Lucius……这件东西,现在在哪儿?”

Voldemort用一种危险而平静的声音问道。

 

Lucius挣扎了一会儿,他吞咽了一下,

“我——我不知道,我的主人。”

 

“在魔法部突击检查你家的黑魔法制品时,你曾打算将它典当给Borgin,”

Voldemort冷笑道,Lucius的眼睛睁得更大了——显而易见的吃惊于为什么黑魔王会知道此事,

“但是他没有接受,对吗?他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我的东西。”

 

“我——他……是的,我的主人。”

Lucius说,低下他的头颅,

“魔法部的某些小团体没有忘记我与您的联系,我的主人。他们仍然坚持妨碍着我,尤其是在我Wizengamot和上议院的工作。”

 

“你对那件东西做了什么,Lucius。”

Voldemort平静的问,口吻冰冷。

 

“我……我将它放进了一个会去Gryffindor的一年级生的东西里。我猜想那个孩子会天真且易受骗到完全不会怀疑那件东西,并把它带进霍格沃茨。

她的父亲是我在魔法部的对手之一,而他正忙于一条立法的确立,那是一条会严重影响我现在工作,以及之前十年内努力的法令。那条法案由Dumbledore发起,而且已经得到了Wizengamot内很多人的支持。

我本希望通过这个计划,让那个孩子的父亲以及Dumbledore都失去信用。

我会那么做仅仅是出于这个原因,我的主人。”

Lucius几乎是哀求着说完,但是当然,一个Malfoy不会真的哀求。

 

Voldemort轻轻哼声,在LuciusMalfoy面前来回走动,这个可怜的男人身子弯得更低了。

 

“是啊……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就会选择不去惩罚你那些行为。

知道吗,Lucius——如果我交给你一件东西,让你保护它直到我下别的命令,我是在要求你一直保护它。”

他愤怒的嘶声说道,Lucius畏缩起来。

Voldemort停下,抬起他的头,俯视着拜倒在他面前的男人,

“你想知道那件东西发生了什么吗,Lucius?”

他问,而“不”并不是一个好选择。

 

Lucius慢慢抬起他的头,询问地看向黑魔王。

 

“Harry Potter截获了它。

你应该感激,Lucius。非常地感激。

那个男孩几乎是救了你的命。

我可以保证如果那件东西出了什么差错——你将会在我所有的怒火中走向死亡。”

他的尾音带着低沉而愤怒的嘶嘶声。

 

Lucius因为震惊而张着嘴。

 

“Potter不仅截获了它,他还保护它,并在晚些时候归还了给我。

Severus,你和Potter很亲近,是吗?”

他问。Severus在如此突然的被叫到时几乎畏缩了一下。

 

“我想您说得对,我的主人。”

Severus说。

 

“你是那个男孩的院长?你是他最喜欢的教授。”

Voldemort继续说,一个几乎看不清的愉快微笑浮现在他唇边,

“去年春天,你甚至掩护了那个男孩,让他可以偷溜出学校来找我,对吗?”

 

Lucius的头猛的转向Severus,这位魔药学教授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双银灰色眼睛里的震惊。

 

“是的,我的主人。”

Severus直截了当地回答。

 

“Potter让你签了一个保密协议,”

Voldemort继续道,依旧笑着,

“真是个聪明的年轻人,不是吗?你无法将任何他告诉你的事情泄露给其他人,因为他提前做的预防准备。

但你现在可不在那个约束之下,告诉我,我可以真的相信你,不再会回到Dumbledore身边,告诉他我的归来?”

 

Severus顺从的低下头,

“我对您献出我所有的忠诚,我的主人。在我知道Potter真正的忠心和目标之后,已经有一年半了,对于那个男孩的观察和了解,不是每一件事都被他要求我所签署的协议所束缚。那个协议中有漏洞,我的主人。我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并利用它们。我有很多机会可以泄露信息或者给Dumbledore提示,但是我没有。而我也不会。

我的忠诚只属于你,我的主人。”

 

Voldemort观察了他一会儿,

“在未来,我们会明确这点的。”

他稍稍沉思,重新将注意力放在整个人群上,

“我确信现在你们当中的一些人正在猜测,我重新取得肉身已经一年多了,为什么我直到现在才召唤你们到我身边。

我并没有虚度这段时间,我向你们保证这点。

我有些计划正在准备,并为我们未来的事业打下基础。

现在……你们将帮助我。”



————————————————————————————————————————————————————————


吐槽:

迷之心疼卢爹,干不了坏事,一干坏事就被秋后算账……


老伏为什么恢复理智了!还要光脚?!你他丫的也恋足癖嘛???!!!

光脚很凉快吗?!地板不凉吗?!明明是大理石石板!??

还有你丫的三句不离Harry,是想喂下面所有人吃狗粮吗???!!!七夕已经过了好嘛??!!!


我很喜欢这篇里的教授!教授好可爱啊_(:з)∠)_


顺便!你们食死徒平时聚会真的不考虑来一局狼人杀吗?就你们这样玩玩还能涨智商……(冷漠又不失优雅的微笑。


本来打算接着翻译的,包括后面那个bdsm,结果打字打到一半……电脑告诉我oops,there is a problem coming to win 10……

我简直一句MMP呛在胸口……

不管怎么说肉那段我会单独翻译出来的。



评论(9)
热度(35)
 

© 陆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