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黑花】春还 1 (接《夏伏1》)

“日日思前路,朝朝别主人。行行山水上,处处鸟啼新。”





解雨臣和吴邪约了在一家南锣鼓巷的咖啡店里见面,而现在已经下午两点了。他到的比吴邪早。

老板娘用他留在这里的咖啡杯给他泡了一杯拿铁,他喝了一口,很像他去日本做生意时候偶然喝到的味道。

解雨臣看了看手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他看着手中的咖啡杯——杯子是他有次去金融中心的陶瓷店买的,内层有种特殊的釉,颜色很淡,在白色的胎体上几乎只能看到一点鹅黄色。整体看上去是个咖啡杯造型,却是个茶盏的烧制工艺。他喝掉一半咖啡,转了转杯子,浅色的釉面在咖啡店暧昧不清的光线下,浮出一丝琉璃般的颜色。

解雨臣笑了笑,他心里清楚吴邪这次来问他什么,但他能回答的不多。

解雨臣心下知道,自己对于黑瞎子其实也不是那么了解。


他闭了闭眼。仔细想了一下黑瞎子的面孔,又笑了一下。他睁开眼的时候,看到远处一桌的两个小姑娘冲着他看;他回望了一眼,在看到两个小姑娘转回头之后,收起笑容。


他把剩下的一点咖啡喝完,又转了转咖啡杯,杯子内层的琉璃色泽更明显了。他想起之前瞎子送他的那套茶具,他从没拿出来用过,只在刚刚收到的时候,试着泡了一壶明前清茶,色泽非常好看。亮晶晶的,和他第一次看到的黑瞎子的眼睛一样。


老板娘将他的咖啡杯收走洗干净,换了一杯温水给他。

解雨臣点点头表示感谢,接着想一会儿吴邪问起瞎子的事情该怎么说。他其实很纳闷为什么吴邪会来找自己问这事,照理说他能打听的人很多,无论是不是道上的。

不过最能说明问题的张起灵这时候不在他身边,他或许是想找个能信任的人摸清情况。


解雨臣看了眼杯子,默不作声,再没有动作。




解雨臣第一次见到黑瞎子本人是因为十一年前那桩鞣尸案,那个时候他接手解家产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霍仙姑和他当时在院子里作陪,他和黑瞎子聊过几句。来回不过三言两语,他就知道如果做朋友,黑瞎子大概会和自己意气相投,至少是在物质享受上。

但那一次,不是解雨臣第一次知道黑眼镜。他知道黑眼镜的汉姓是齐,同时也是陈皮阿四的海外代理人之一,也是事先就调查过的。


黑眼镜在道上出名很早,关于他的来历,解雨臣知之甚少,但少有的一点资料,和之后的几次合作中,他知道这个人是可以信任的。

他解家少主,从来都是不相信人的。

解雨臣把自己能分出去的温柔都给了自己少数几个朋友。秀秀是一个,吴邪也算是一个。


解雨臣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水,从自己的背后抽出一个靠垫,和其他几个放在一起。他想,一会儿吴邪大概会很需要这些。




鞣尸案过后没多久,小花就听说黑眼镜的眼睛问题恶化,墨镜也不再摘下。他先是觉得道上少了这么一个好手有些可惜,转念又想起那日在院子看到的那人的眼睛。

蜜色琉璃,神采奕奕。

小花叹了一声,退了也好,这行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行当。

但紧接着不出三个月,道上就传出了黑瞎子重新接活的消息。小花当时正好得了淇河附近有古墓的消息,正寻思着夹喇嘛的事。当时身边的好手多半还在陕西商洛一带走货,缺个押队的人,小花就想请黑眼镜来。

这一半是道上目前得空的,算得上熟人就他一个;另一半是小花好奇。

这种好奇其实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但他想起那人的眼睛,又忍不住想找个机会试试他身手。


见面那天是在陵川县的一个饭馆里。饭馆是解家的一个堂口,楼上雅座对着太行山,景色很好。主厨做的最拿手的是淇水鲫鱼,汤很好喝。

黑眼镜进雅座的时候,菜还没上来,小花正看着窗外。黑眼镜撩帘走进来,也不客气的就一屁股坐在小花对面。小花回过头看他,也没说话;对方也不说话,就一个劲的笑,嘴角就没撇下来过。

他俩相顾无言,半响等凉菜上来了,黑眼镜才开口道:

“花爷找我来,是来试我吗?”


小花心念一动,没有正面回答他,

“这里的主厨鱼汤烧的很好。”


黑眼镜也不接话,还是一个劲的笑;他咧开嘴,举起筷子吃凉拌的山药木耳。

小花看着他拿筷子的姿势和动作,没有一点不自然,说不出他眼睛是好是坏。

他们对坐着吃了一个小时饭,等鱼汤上来,小花才说:

“淇河有墓,我请你来夹喇嘛。”


“我出台价格很贵的哦。”

黑眼镜放下筷子,抹抹嘴,

“我知道您解家家大业大,不会在意我一个小人物的出价。但我最近因为私人问题很缺钱,不知花爷觉得我对不对得起这个价格?”


小花一刻前就已经开始喝茶了,他从茶盏后看了眼黑眼镜,沉思片刻,便应了下来。


“好,那我瞎子到这趟喇嘛结束前,命就是你解当家的。”





————————————————————————

哎今天中途出了点事有点写不动……

基本就是“冬蛰夏伏,春还秋归”对着瓶邪和黑花。





评论
热度(5)
 

© 陆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