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表】公安九课的哲学课 6

前篇:12345


**********************************************************************************************


Part  1.4   乌鸦悖论



 阿图姆捏着从游星那儿递来的报告,只翻了两下,就放在了桌上,

“我去下九课。”


“好。”

游星看着阿图姆科长脱下工作服走进里间换了件西装外套,带上了非工作日才戴的手表和手绢。克罗把样本放回试管架上,拖着椅子凑近游星,

“科长有女朋友了?”


“怎么说?”


克罗抬抬眼正瞄见阿图姆科长扬扬嘴角走出大门,

“你觉得他今天还会回科室吗?”


“嗯……大概不会了吧。”


“那我们早点去喝一杯吧,叫上杰克。”

克罗顿了顿,相当肯定地说,

“科长一定有女朋友了。”


“哈……别叫杰克,他太烦了。”


克罗耸了耸肩,

“你怎么看这次的案子?”


游星垂眼看着报告,

“那女孩太可怜了一点……屋主到现在还下落不明,好在身份已经都查清了。”


“那姑娘……被绑架的时候才十四岁吧。明明当时已经报警,但却没能救出她。真不知道是不作为呢,还是无可奈何呢。”


“嗯。我在想——”


“什么?”


“不出意外的话,屋主大概已经死了,而且为了他所犯下的罪行付出了相当惨痛的代价。”


“咦,难得你也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克罗趴在椅背上挑着眉看游星,

“一会儿喝酒去哪儿呢……”

他摸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喂,杰克?

……啊要不要去喝一杯?

唔……四点啊,可以啊,稍等——”


他稍稍移开一点,看向游星,

“杰克四点执勤完,我们去宫之间的居酒屋吧。”

他看着游星挣扎了一会儿,最终点了点头。


“可以哟!”

克罗冲电话那头吼了一句,

“游星好像很高兴哦!一起喝个痛快吧!”



然而当天晚上,在他们喝完三轮之后,游星后悔自己点了头,克罗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叫杰克:

“游星!我有件事情和你说!”

“什么?”

“对了……我有件事情和你说!”

“什么事?”

“游星!游星!你记得我和你说要和你说什么来着吗?”

“……”

“游星!你刚刚怎么不说话?”


游星和克罗把杰克从居酒屋架出来,递给他一个“你看吧”的眼神。

啊醉酒的杰克和幼稚园的孩子一个智商,最关键的是很烦人。








阿图姆坐电梯下到十一楼——鉴定科是后入驻的新警视厅大楼,所以楼层在二十三,而且整层都是他们科的房间和设备;但相比之下,九课因为人员少只占到整层三分之一的场地,其他都是谈话间和侦讯室——他对着电梯里的镜子整了整衣领,看了下手表时间。


应该刚刚好可以约到午饭。


阿图姆敲开九课办公室的门的时候,海马正在指挥大家去吃午饭。


“打扰了。”

他盯着办公室内差不多快把游戏拽离地的海马,大声说道。


“哼!阿图姆,你们已经穷途末路到来问我们这些‘外行人’意见了吗。”


“我从来不认为你会觉得自己是痕检(痕迹鉴定)的‘外行人’。”


“算你有自知之明。”

海马转身继续对游戏说,

“陪同上司午饭也是你们身为九课部下的责任!”


阿图姆看了一眼不知道是尴尬还是想拒绝的游戏,又望向一副“拜托了,能救游戏君的只有您了”,“请不要让我们的上司给游戏君留下不好的印象”,“我们课已经很缺人了”的城之内和杏子等人,决定英雄救美一把。


“抱歉海马,游戏今天中午有约了。”

阿图姆看向游戏,眨了眨眼。


游戏越过海马的身侧,

“嗯!对!我今天和阿图姆先生有约了。”

回答的真是又肯定又干脆。

不等海马说话,游戏就绕过桌子走向阿图姆。




“啊——刚刚真是谢谢了。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拒绝上司的应酬。”

游戏在电梯里向阿图姆道谢。


“不用客气,我确实是想要邀请你午饭。”


“哎?”


“准确的说,我想找你讨论一下案情。”

阿图姆看向游戏,发现对方比自己稍稍矮半个头——睫毛……好长,瞳色比自己记忆里更浅一些,肤色也非常苍白。


“有什么新发现吗?”


“我们查到现场两本书的来源了。”


“我们现在过去吧?”

游戏抬起头。


“首先是午饭。”

阿图姆闭上左眼,比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果然和当年遇见的时候一样啊。



“查到的两本文库本因为出版年代相对比较早,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这里。”

阿图姆拉开书店店门,让游戏先进去,

“这里离童实野市中学很近,来买书的学生非常多。”


“啊,真的是很多旧书啊。”

游戏仰望着竖列书架的尽头,喃喃说道,

“可是那两本书的年代早不一定就是最近买的旧书吧,或许主人很早就拥有了呢?”


“确实有这种可能,”

阿图姆扶住游戏的肩,

“小心地上堆着的报纸。

我们对两本书的折页、胶装还有书页表面的油脂等细节做了分析鉴定:书页都比较松散,确实是经常翻阅没错,但书脊有重新装订过,装订的方法是一些旧书店特有的手艺,一般藏书的业余爱好者是没办法做到重装过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的。制作人的手艺很高明。

重新装订的树脂胶很新,最多不过一个月,但是又有这之后的翻阅折痕。

基本上可以肯定是所有者从旧书店买到的修复后的二手书,之后自己又看了一段时间吧,最终遗留在了案发现场。”


“鉴定科真的很厉害呢……阿图姆……之前我就想问你——”


“你们有什么事吗?”

柜台后走出的老人打断了游戏的问话。


“非常抱歉,”

游戏匆忙走进,取出口袋里的证件,

“我们是公安九课的探员,关于最近发生的一起案件,有些问题想问您一下。”


阿图姆慢慢走过来,打量着柜台四周的旧书——几乎每一本都重新修整过,即使是难得一见的线装本也装订的极其工整——店长的手艺好的几乎令人赞叹。


“哦啊,是警官们啊……辛苦了。有什么想问的就直说吧,不过我这里多半都是学生和熟客,可能帮不到你们哟。”


阿图姆从风衣口袋取出密封袋包好的两本文库本,

“那么就麻烦您了。”


“请问这两本文库本是您这里出售的吗?”


“哦……”

老人隔着袋子拿起书,看了看书脊侧面,

“是的呢。”


“请问是什么时候卖出去的?您还记得顾客是谁吗?”


“啊……应该是一个月不到以前?稍等我这里应该有记录——”

老人从柜台下拿出一本很厚的记录本,查阅起来,

“嗯……是4月2日那天卖出去的。我记得是个学生……有印象的就是他留着浅色长发,穿着校服,是童实野市中学的学生呢,就是附近那所。虽然没怎么搭话,但是应该是个相当温和的孩子。”


“非常感谢。”




游戏和阿图姆坐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咖啡店里,周围都是放学的学生,两个社会人在这里有些扎眼。


“书上没有留下指纹和其他痕迹……只有一根银色的长发啊……应该就是书的主人的?”

游戏咬了咬吸管。


“嗯……游戏。”

“什么?”

“你记不记得大学快毕业的时候你选修的什么课?”


他还记得吗……

游戏盯着阿图姆的眼睛,鼻尖一酸。


“记得。”


“你还记得你的结课论文是什么吗?”


“哎?我记得当时的论文题目是教授给的吧?每个人都一样。”


“都一样吗……”


“嗯,我记得是这样……”


啊……他想起来的不是那件事吗……


游戏低头,摸索着已经变凉的咖啡杯,

“那个女孩的……家人怎么样了……?”


“尸检完成之后就办了葬礼。”


“他们应该很伤心吧……毕竟自己的女儿被囚禁了快四年,警察和侦探在调查无果之后就放弃了……他们是不是也已经放弃了呢……”


“……没有。”

阿图姆看着眼角红起来的游戏望向了窗外,

“他们没有放弃,知道我们通知他们的最后一刻,她的家人仍然在等她回去。”


“可是她却死了,即使是被仁慈的杀死——阿图姆。”

游戏突然抬起头,睁大了眼睛,

“那个少女——”


“什么?”


“那个少女——是被自杀的,”

阿图姆注意到游戏攥紧了纸巾,他伸出手,

“是她自己提出死亡的。”


阿图姆伸出手握住了游戏,他感觉到对方从手腕蔓延到指尖的冰冷,然后他握得更紧了。


啊不用担心,你在我身边。

只要你在,我就不会迷失掉。



**********************************************************************************************


眼睛还在痛= =淦。


说明!海马只是想找人陪他吃饭,这篇没有海表也没有海暗!我只要看到海暗就会死,所以我根本不会写。

杏子和城之内等人的表情信号全是老王脑补,实际上他们都在想方设法躲掉和海马一起吃饭。


这不是推理文,所以推理过程探案过程非常不严谨。但姑且案子还是逻辑通顺的。



可公开信息及人物:


克罗 霍根:苦劳,crow,同属鉴定科,是个好人,杰克和游星的旧识(其实都是警校同学)。


杰克 阿特拉斯:是正儿八经警署刑侦大队的负责人,实际都是副队在干活,他自己比较喜欢管理                          装备枪支什么的。和缉毒队的队长关系很好的样子。和游星、克罗是好友

                        (自称)。



好像人物越来越多了………………越写越长……………………

可怕………………爆页超纲………………

下次更新完,part1就结束了。





评论(4)
热度(16)
 

© 陆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