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表】公安九课的哲学课 9

前篇:12345678

**********************************************************************************************


Part 2   全知之眼


我这里有你想要的所有类型。

发表于2015-5-3 23:12 | 会众


你有什么?

发表于2015-5-3 23:16 | 匿名


小孩子,少年,学生,老人,各种都有,你喜欢什么?

发表于2015-5-3 23:17 | 会众


有大学生吗?没有完全接触社会的

发表于2015-5-3 23:21 | 匿名


有的,你喜欢什么样的?还是有些特殊喜好?

发表于2015-5-3 23:26 | 会众


你能找到尸体吗?

发表于2015-5-3 23:45 | 匿名


客人您爱好有点特殊啊

发表于2015-5-3 23:51 | 会众


能不能找到

发表于2015-5-3 23:52 | 匿名


一切听您差遣

发表于2015-5-3 23:57 | 会众


此主题帖仅限管理人员和会员进入讨论,

此主题帖已封。



一辆白色的牧马人缓缓驶进废弃工厂的车库,巴库拉拉上手刹,拔下钥匙,看向副驾驶上的人——貘良在睡觉,没有醒,眼底有淡淡的阴影,眼周红红的,睫毛在轻颤。

睡得很不安稳。

巴库拉伸手把安全带松开,他捏着貘良的下巴,凑近对方的嘴唇,咬了下去。

“唔——!”

貘良猛地睁开眼睛,试图推开巴库拉。但是后者只是松了口,没有放开他的脸。


“……哼。”

巴库拉贴近貘良冷哼一声,又用力抬起他下巴,盯着他的浅色的眼睛。


貘良也看着巴库拉,他拿不准是应该闭上眼睛还是用力推开对方,在他以为巴库拉会继续的时候,他的下巴被松开了。

巴库拉下了车。貘良默不作声的跟在身后,走进工厂。


突然巴库拉停了下来。他伸出手护住了身后的貘良,

“巴库拉……怎么了?”

“有老鼠进来了。”


他留貘良在原地,自己走近原本尸体所在的地方——尸体没有什么变化,周围也没有明显的脚印。巴库拉查看了一下露进阳光的几个破洞以及挂锁生锈的大门,在破碎的玻璃窗边撩起几根蜘蛛丝。


“过来,老鼠已经溜了。”

巴库拉向貘良招招手,

“这里不能用了。”


“那……”

貘良看向尸体,


“留在这里,我处理的很干净。”

巴库拉翻出柜子里的手提袋。


貘良看着在收拾的巴库拉,张了张嘴想说什么,

"我来帮忙。"




——6月3日——


童实野市的钟楼是市中心最繁华地段的广场标志物,听说是城市建立初期就存在的钟表。然而此刻广场却被封锁条围了起来,外侧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不堪其扰的警务人员开始对着群众大喊大叫起来。


“那些庸才都在干些什么。”

海马插着腰,站在通勤车一边看向远处勉强维持着治安的警员们。


“这种事情对于记者来说可是个赚点击率的好题材。”

杰克向部下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去帮忙。


“不管怎么说,”

本田牵着布兰基从警用车里走了出来,

“鉴定科就快到了。你说是吧,游戏?”


“嗯?你问我?”

游戏从车内探出头。


“嘛,现场取证完之后就能解除封锁,再这样下去,到了早高峰时间就要一发不可收拾了。”

本田拍了拍身边的城之内,让他跟着自己。

两人一犬走近了高立的圆钟——边上是警用车和通勤车围出的一个半径差不多五十米的圆。


“上!布兰基。”

本田松了松牵着布兰基的绳子,健壮的德国黑背开始在圆钟周围嗅了起来。


“会有吗?”

城之内在远一点的地方问。


“以防万一。”

本田带着布兰基在四周探查,

“你忘了一年前的那起爆炸案啦,要不是游星,估计人质一个都救不出来。”


“嗯——”


“好了没问题。”

本田牵着布兰基走了回来,拍了拍大狗的背。


“哎太好了,我可受不了在那种尸体边上拆弹。”

城之内松了一口气,连忙跑回警用车附近汇报。


本田回头看了一眼圆钟:高耸的钟面上糊满了粘稠的血液,已经开始氧化变黑,模模糊糊的露出什么类似眼睛的图案;男人的尸体被倒立捆在圆钟的立柱上,不知道从哪里流出的血染红了柱子;腿脚似乎被打断,非常不自然的盘在柱子上;双臂被一根木条撑着,水平展开;男人的眼睛被线缝住紧紧闭着,额头上刺着仿若荆棘一般的创口。


死状惨烈,而且非常扭曲。简直是犯罪和猎奇心理旺盛的代表作。

本田捂了捂脸,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出媒体们会怎样跟风炒作,然后海马大人和他们的顶头上司会怎么压榨他们的体力精神力,以求最快破案。他现在只希望已经去协调封锁消息的杏子和美穗能一切顺利。


本田迎面看到走过来的游戏和阿图姆,

“没什么问题,之后就麻烦你们了。”


阿图姆点点头,带着三个助手直奔尸体;游戏拍了拍本田,

“海马君现在心情特别差,我建议你装作先去喂狗。”

本田耸耸肩,看了一眼在他身边乖乖坐着的布兰基,

“这也难怪,之前那个案子还没破呢,上次汇报完还有什么进展没?”

游戏无奈的摇摇头,

“屋主失踪,找不到凶手,除了这两点,其他一清二楚,可就是没办法。”

“哎,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本田挥了挥手,牵着布兰基走开了。


游戏走到阿图姆身边时,助手们正在小心翼翼的把尸体放下来。

他绕到圆钟背面,除了血迹什么也看不出来;身边的阿图姆正对着钟面拍照,他看了眼单反的显示屏,对着游戏勾了勾手。

“怎么了?”

游戏走过去,凑近屏幕。

“你看钟面的图案。”

阿图姆指了指钟面,又点了点相机上放大的血污中的图案。

血污中的图案不完全——有点像眼睛,四周有延伸的几道线——但游戏还是认出来了,

“‘上帝之眼’?”

“嗯。”

“和共济会有关?”

“不一定,本来‘上帝之眼’是从基督教或者古埃及宗教里来的。”

“如果周围的线是三角的话,应该是指荷鲁斯之眼吧。”

游戏戳了戳屏幕,照片有放大了一点,

“哎,下面好像有字。”

“被血挡住了,”

阿图姆抬头看向圆钟,助手们已经把尸体弄了下来,放在了密封袋的塑料布上,

“先让游星他们取证,我们去看看尸体。”


**********************************************************************************************


又是过零点,我下次要试试白天发。


注释几点:布兰基是本田的黑背犬,只在漫画中出现过几次,这里作为搜爆犬和主人活跃在排弹第一线。钟楼广场其实就是漫画和动画里经常出现的那个童实野市中心广场。印象中漫画里好像翻译成了钟楼广场?这里就这么用吧,十周年剧场版里小表和爷爷也是在那个广场的,就是悖论叔一挑三那个广场。那个广场其实中间只有一个高柱上面是个圆盘钟,并没有什么楼或者塔。


这样写着感觉w貘良戏份比暗表还多哦……我是不是应该检讨一下。

一不小心写成了群像剧

干,大半夜好饿。




评论(3)
热度(16)
 

© 陆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