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摊说书,讲故事

最近一定要把家里收拾一下了,顺便把乱七八糟的文件啥的也收拾收拾。虽然一个人住,但也不能懒成这样不是……lofter这边有两个账号,也是时候整理一下了……要不自己都找不到要找的……

虽然那意味着翻新黑历史……


这个段子一般的短篇是个以前自己的原创角色的合集,是个大家如果活在现实世界,会干什么……的故事。


**********************************************************************************************


我一早到茶楼的时候,大堂里已经有三两个来喝早茶的人了。两个招待客人的伙计看见我,过来打了招呼。我挥挥手示意他们都去忙,不用管我。


我绕过店里一楼的雕花屏风,顺着木楼梯上二楼——二楼都是包间,名字取得是词牌名。有两个特殊的取得是我自己写的诗。

我站定在走廊上,一手握着扇子,在手心敲了敲,心想这会儿不会已经到了吧,今儿已经是我入夏以来起得最早的一天了。

然而不随人愿,我清楚地听见了尽头包厢里的对话声。我用扇柄磕了下脑袋,直径走了进去。


“喂喂,你们一大早就不能安静点,我这儿还要做生意呢,又不是天天你们包场。”

我开门撩帘,就见渊默坐在窗边埋头在吃两条街外买来的有名的杨记生煎包;简浩和叶茗正在打牌,好像为了点数吵了起来。


我“啪”地一开折扇,顺手摇了门边的铜铃,屋内三人看向我,很高兴的样子——但我很不高兴,他们仨高兴的时候往往意味着我倒霉。


“哎呀呀!老板来啦!老板请吃草编肉!我知道你家最近请了淮阳府的主厨,老实交代,是不是老徐啊?他做的草编肉可是国内一绝。”

渊默咽下嘴里半个生煎,有点口齿不清的说。


“小玖好呀。”

叶茗笑嘻嘻的向我打招呼,但简浩只是点了点头——这小鬼只有和叶茗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多说话,平时一点都不讨喜。


“早啊,”

我到他们桌边坐了下来,顺手给了渊默两个爆栗,抢他的筷子,

“你小子就知道吃!”


“哎哎!吃还不许吃了!”

他侧身一护,把生煎包往自己那边一拦。


“哎……这次是什么事啊?”

我没继续和他较劲,只是扇着扇子,看向叶茗。


这个时候,我摇铃叫来的姑娘敲了敲门,我应了一声。那姑娘推门撩帘进来,身后是托着茶具摆件的伙计。

小姑娘是我一次去云苏玩的时候碰见的,砌的一手好功夫茶,鼻子特别灵。认识之后了解到她一个人在异乡无依无靠,我就请她过来一边在我茶楼里工作,一边让她在古都的大学注册念书。

她今天穿着雪青色的旗袍,上面绣着文鸟鸣春,长发用玉簪盘了起来。她向我点了点头,我让她沏茶不用管我们。


“咦?我妹呢?”

渊默将最后一个生煎包塞进嘴里,看着姑娘沏茶。


“你还知道关心你妹啊,”

我把扇子放到一边,从伙计端上来的瓜子盘里抓上一小把,

“渊佰月前就去帮我打理咖啡店了,她现在开心的要死,天天到隔壁勾搭心上人。”


“那丫头还算机灵,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成。”

渊默摸摸油乎乎的下巴,我丢给他一小块湿巾。


“对了上次的事情,多谢小佰了,帮我和她说谢谢。”

叶茗在和简浩继续之前的牌局,他抬头看着我说。


“小意思,都是朋友。我会帮你转达的。”

我去看他们俩的点数,简浩好像快输了。


一边姑娘已经沏好茶,向我点了点头退出了房间。

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感觉一早昏沉的浊气都散了。

“你们三个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又是什么事情啊……”


“小玖,最近汉海那边有个拍卖会。”

简浩最终还是输了,叶茗把牌收拾起来,和我说道。


“嗯?得胜的?”


“嗯。”

渊默也在一边应了一声。


“有什么需要我出面的吗?你们不方便?”


“不是,”

叶茗把牌收进盒子和卡本,我好奇拿过来翻了起来,

“是想请你作为卖家参与,所以可能要借你外公的藏品用一用。”


“啊……这个事情啊……”

我喝干杯里的茶,向茶壶摸去却抓了个空——渊默已经直接整壶拿走倒空了茶水,一口气喝光,真是暴殄天物。


“我可以写押契。”

简浩在我进门后第一次对我说话,声音仍然是低低的,不注意听会直接忽略,和我第一次见他时候一样。


我摆摆手,

“啊这倒不用,主要是我外公那里一是我好久没去……二是……实在是太乱了……”

我敲了一下渊默的脑袋,抢过茶壶往里面添水,

“你们想要什么样的?”


“嗯,差不多估价够就行,本身也不是真的去卖,我们是为了找人。”


“找人?”


“嗯,找对你外公那些藏品还有兴趣的人,我们最近缺人手,想招点人干活。”


“呃……我可以申请只资金入股吗?”


“嘿嘿,”

渊默一勾我肩膀,

“不行,这次小叶子找到的点,你肯定也有兴趣。而且听了这么多,你也上贼船啦。”


我斜眼看他,没把他的手拍掉,

“什么点?这次在哪儿?”


“在南竹,”

叶茗给简浩续了一杯茶,自己也喝了起来,

“而且是从平京盗出来的东西。”


我挑了挑眉,

“哎哟挺有本事吗,天子脚下偷东西。好吧我也想见识一下,这次主顾是谁?”


“我。”

简浩低低应了一声,我愣住了。


“啊,你家的啊……呃……现在退队还来得及吗?我这段时间约好和朋友打竞技场的,虽说是玩游戏吧,但不好放人家鸽子不是……”

我看着简浩的眼神,声音就低了下去,

“好吧好吧。”


“把丫头叫上。”

渊默拍拍我,我白了他一眼。


“你是想让我的茶楼和咖啡馆同时关门大吉是吧?”


“嘿嘿,早点退休养老,过过神仙日子不好吗!”


我鄙视了渊默两秒,又看了看简浩和叶茗,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2017-06-05  | 1  |     |  #原创 #讲故事
评论
热度(1)
 

© 陆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