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Again and Again 轮回反复 【试翻译片段1】

Again and Again

By   Athey

 

前言:此文中Harry是重生角色,非要说的话有点像RE:0 。即Harry的一生完结之后(无论他怎么死的,老死也好自杀也罢),他会重生为Lily、James的孩子,从婴儿时期开始新的一轮人生,但带有所有此前的记忆和学识,虽然生理机体上依旧要从小孩子开始成长。

另外试翻译片段为节选,带有剧透。

此段节选之前,Harry被分进斯莱特林,和Draco、Theo等五人为室友,有秘密协定,寝室内的事情对外不可泄露(例如Harry做一些夏末节降灵仪式啦一类的)。Harry告诉了Snape自己的真实情况,并且签订了协议(效力几乎和誓约咒一样,泄露也会造成死亡情况)。于是教授某种程度变成了Harry在学校的掩护。

Harry有条宠物蛇叫Jormy(原词大概是个拉丁文什么的,应该是世界之蛇的拉丁文名,Jormy是这条蛇的昵称,他是公的= =,喜欢Nagini……)

此文中作者对老邓不是太客气,Harry等角色对于老邓也属于暂时不用劳神的态度。

此文中Harry实际经历的年龄应该有几百岁以上了。因为之前的每一次Harry都某种程度上遵循了预言,但每次死亡后,他都重回婴儿。所以这一次Harry决定完全违背预言,帮助老伏恢复并且夺权。

 

警告:我不是专业翻译而且也不是个擅长语言和文字的人,能做到的就是小学生文笔。试翻译也没有授权,因而不会通篇翻译,仅作少量尝试和推荐。作为练习、自娱自乐。

我已经向太太申请授权,等待答复中。不过这位太太也是很久更一次【。

而且作者太太大概是个爱尔兰人(?。别字错字蛮多的,还有好多盖尔特语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英文单词用法(。

我尽量找个恰当的翻译或者解释……

 

附言:文中除少量专有名词和姓名我会保有英文原词,其余我会使用大陆通译版的中文翻译。【】中为蛇语。

 

 

———————————————————————————————————————————


 

(以下节选自Chapter5-Chapter6

没记错的话应该Harry才二年级。

Harry通过和Voldemort的连接知道他准备好用复活石重塑肉身了,Harry决定去帮Voldemort,Snape在学校掩护他的缺席。)

 

 

第二天清晨,五点刚过一会儿。Harry披上他的隐形斗篷,带好兜帽,对他的鞋子施了个静声咒。他的一个口袋里装着Jormy,肩上背着一个小包,另一个口袋里装着活点地图和一本非常特殊的书。他对他的四柱床帘子施咒,让它们保持拉上,并在床周围设置了几个保护咒,让所有企图找他的人会突然想起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然后他静悄悄的离开房间。

 

他利用他的地图和隐身避过耳目穿过城堡来到外面的空地上,走向打人柳树。一个快速的咒语停止了柳树致命的抽打,他迅速滑进隐藏的密道里。一会儿功夫他就从密道出来站在了尖叫棚屋里,他离开棚屋的同时,伴随着一声破裂声消失了。

 

Harry重新出现在Little Hangleton(小惠灵顿,大概是这个地名)外的街道上,就站在那条小而弯曲、通往老旧的被遗弃的里德尔府的脏兮兮的小径上。当然,它并没有像人们相信的那样被遗弃了,但这一点很少有人知道。他沿着小径走下来,堪堪到达里德尔府土地边缘的那幢破旧接待小屋。在这位园丁过早的死亡之前,这里一度被他所占据。

Harry站定身,隐藏在阴影里等待着。

 

------

 

Quirrell(就是一年级的那个防御课老师)充满痛苦的惨叫声最终停了下来,他跪在地上一会儿,侧身跨了下来,筋疲力尽地悲惨喘息着。他终于……解脱了……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他仍旧是那个生物的奴隶,无论黑魔王是否活在他的身体里。但是至少现在他不用再承受那些使他衰弱的痛苦了,那些每每来自黑魔王为了完成他的工作,而夺得他身体控制主权的痛苦。

 

他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他很怀疑自己能否有力气翻身独自站起来。

 

黑魔王的新肉体也停止了他的尖叫。Quirrell只能看见一点那个身体每次因为呼吸快速地,起起伏伏的喘息着的胸腔。那具肉身正躺在举行仪式的矮桌上,而Quirrell自己则躺在边上的地板上,所在的地方视野很差。不过他并不是很想要在此刻看到那具肉身。他在去年一直看着它孵化并成长,而且几乎从未停止过。他现在几乎感激的觉得能躺在地上是一种被赐予的缓刑。

 

他向一个方向抬了抬眼皮,感觉到有什么溜进了房间,那里发出一阵地板的咯吱声。他鼓起他最后的力气睁开一只眼,转动他的头,看见了房间的门缓慢的打开了。当他看到一个身影优雅的大步走入房间,直径向着房间中央走去时,他的呼吸哽在了喉咙里。他的视角太低无法看见身影的面孔,但那个人似乎很矮小……似乎是个小男孩。

 

“谁……”他粗声粗气地试着发声,但他发现他的声音过于嘶哑,他的喉咙几乎因为几分钟前自己的尖叫而撕裂了。

 

“嘘。”那个影子路过Quirrell的脸时,轻声地说,Quirrell能看到的仅仅是一支魔杖的杖尖,下一秒他就陷入了黑暗。

 

 

 

(这一段开始是Chapter6)

------

(这里有一段引用NiccoloMachiavelli 的话,基本上作者太太每次开头都会引用马基雅弗利的话,对就是那个写了《君主论》的家伙。喜欢历史或者政治的小伙伴一定很熟悉,这家伙非常详尽的分析了得权的家伙应该如何长久的掌握权利,和韩非子的“重术”观点很相似。感兴趣的可以读一读,还蛮有意思的。

这里我就不翻译了,可以找一找三联或者上译的通译版本看。)

------

 

一切都是十分痛苦的。

但这是他的痛苦,并且这是好的。

这说明他是活着的。

他的肺因为没有习惯于呼吸而仍旧火辣辣的痛,同样地,他的整个身体也一样。

 

他的意识飘飘忽忽,他知道自己在这段时间是非常容易受到攻击的,这让他有些困扰。

他知道这不应该是什么问题。Quirrell不会胆敢做任何事——如果他敢,Nagini会吃了他—— 不管怎样那个男人都太虚弱了,无法做出任何举动。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在这儿,同样地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会在这一天进行仪式。

但即使是这样,那些在被他抛在脑后小小的存在了数周的担心最终成为了现实。有些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一些超出了他的控制的事。

 

当朦胧的疼痛散去退入他的脑海深处,他的意识终于恢复了。他用力睁开眼睛,立刻就意识到大事不妙了。情况非常糟糕。

 

他并不在他应该在的地方。他没有躺在背靠着的平坦的矮桌上,那个他肉体原本停靠在的举行仪式的地方。Quirrell不可能这么快就有力气搬动他。至少,那不应该——他不可能失去意识了那么久。

 

他现在反而躺在一个立起来有角度的小床或者平板卓一类的东西上面,被用魔法束缚着。小床有一点缓冲作用,它并不和之前的平矮桌表面一样硬。这一点舒适让他产生了那么一丁点的感激,虽然只是那么一丁点。他试着活动四肢,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魔法固定在了表面,对此他一点都不高兴或者感谢。

 

他咆哮着发出愤怒的嘶嘶声,试着将他脑中的昏沉赶走。他要他的魔杖!现在就要!

 

【不要挣扎。你的身体太虚弱了。你会伤到你自己的。】

他身后的某处响起嘶嘶声,他因为那个声音而震惊的僵住。

他最后一次听见除他以外的某人说真正的蛇语,是几十年前他令人作呕的叔叔。而现在他知道那个男人已经死了很久了。

 

【你是谁?】

他叱问道。

 

“某个不想成为你敌人的人。”

那个声音安静地回答,这一次用的是英语。

 

他注意到那个熟悉的词句(这一句话Harry在一年级帮助附身老伏拿复活石的时候留的字条有用),这立刻让他会想起一年多前那个字迹整洁的便条,它告诉了他通向放有复活石的隔间路上每个房间里准确的设置了什么。

 

“那个字条……”

他低声自语。

 

“第一个房间里有三头犬,你可以用音乐哄它睡着;第二个房间里布满了魔鬼藤;第三个是会飞的钥匙。

是的,是我。”

那个声音说道,依旧是一种平静温和的声音。

但是他无法不注意到那个声音非常的年轻。

 

“你是谁?”

他再次叱问道,

“你在做什么?”

在听见书页翻动声以及桌面上物体扰动的声音时,他又加上一句,

“我要求立刻释放!”

 

“我恐怕我不能那么做。我原本就打算在这整件事中给你一个选择权,但我想我没办法承受应允你如此奢侈要求的后果。我不相信你现在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放开我!”

Voldemort 怒吼道。

 

“我发誓我现在做的就是最好的选择。对你而言,尤其是这样。我在这儿是来帮助你的,但我不认为你会认同这个评价,即使我解释了来龙去脉。”

 

“你为什么不试试呢。”

Voldemort从紧咬的牙缝间咆哮道,同时默默地感知着约束着他的这股魔力。

 

那个声音叹了口气,物品翻动的声音停止了。他试着伸直脖子,想要看清周围和束缚他的人,但那并不十分有效。他仍在庄园(里德尔府)内,至少这一点确认无疑。也许Nagini正躲在某处等待时机弹出来吃了这个傲慢的蠢货。他想知道那个愚蠢的Quirrell在干什么,他保证在这一切结束之后,那个无能的男人将会受到极大的痛苦,如果他还没有死的话。

 

“好吧,但是不要立刻变得太过愤怒,以至于你心烦意乱的错过一些重要的部分。”

那个声音说道。

 

Voldemort生气地冷笑道,但是没有回应任何话。

 

“在你年轻的时候,你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你在没有完全理解魂器的最大弱点的情况下,选择使用它们来确保你的长生,”

那个声音说道,不再操心自己的声音是否平静温和。那是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但他还是不能确认——大部分是因为他被对方的所言所语震惊的不知所措。

 

这个人——无论他是谁——知道他的那些魂器。

 

“你找不到任何前人敢于制作超过一个魂器的记录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在你之前的那些人都太过懦弱或者弱小,而是因为他们了解到做这样一件事是多么的愚蠢。”

 

“你怎么敢?!”

Voldemort咆哮着,有一股暴怒翻滚过他,如同通天巨浪一般。

 

“我告诉过你管好你的嘴,直到我说完!”

那个声音厉声说道,依旧年轻的不可思议,但口吻又是如此居高临下。他震惊的保持沉默,主要是因为竟然有人敢用这样的口吻和他说话。

 

“事实是,制作一个魂器,并不是如你所想那样分离一小片灵魂。它会将你的灵魂分成两半。当你制作第一个魂器的时候,你分离了一半你的灵魂,把它放进了日记本里。不是一小片,是一半。”

 

当他提到日记本的时候Voldemort倒抽了一口气。

这该死的男孩到底是谁?

 

“这对大多数人来说,实际上没什么问题。你可以仅靠你现在身体中很小一部分你原本的灵魂活得非常好,只要外面的那些灵魂碎片还一直存在。但如果你身体里的那一片太小,事情就会开始变糟了。

当你将戒指转化为魂器时,你再次分裂了你的灵魂的灵魂,它一分为二。这样你只剩下原本灵魂的四分之一。

制造吊坠盒魂器时,你只剩下12.5%(Harry数学还不错啊……)。而杯子只给你留下了6%。王冠让你只剩下3%的灵魂。

我很好奇……当你最终将那一丁点灵魂放入王冠时,你多大了?我知道你大概在二十出头时从某处得到了它,但我无法不猜测你是等到很久之后才真的将它做成一个魂器的。”

 

Voldemort感觉他新躯体胸膛内的心脏仿佛要跳出他的胸廓。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有人对这些如此了解?怎么可能有人会知晓这个男孩所知道的?这不可能!

 

 

 

————————————————————————————————————————————————


吐槽:没脑子的老伏宛如一只被激怒的蛇【。小哈六七章以前完全是在驯养老伏【。

后面有几段真的非常萌!我会尽快翻译出来的,真的太可爱了_(:з)∠)_

 

原文地址:  (戳)

                 https://www.fanfiction.net/s/8149841/1/Again-and-Again   (复制)


依旧是FanFiction地址。

 

 

 


评论(11)
热度(57)
 

© 陆玖 | Powered by LOFTER